雜記兩則 - 單身

Table of Contents

一。

到北美館晃,
才知一樓有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收藏展。

碰巧一位名模也來看展,
她屁股後跟了一大堆記者跟攝影機,
拉拉雜雜的葡萄似的一大串媒體往一樓展場走去,
當下決定避開人潮,捨棄過鹹水的法國收藏品,
上樓複習一下在地的典藏。

龐畢度收藏展是獨立售票。
北美館自家二、三樓是免費參觀(連原先30元的參觀券都免了)。

二樓是展出已久的北美館25年典藏,三樓則是對岸的方力均創作展。
方力均創作展頗有趣,除了作品之外,
尚有他早期(學生時期)練習作,甚至他隨手寫下的靈感都有。

方力均的作品充滿奇想,光頭跟蝶蠅充斥整個巨幅畫作。

「有個參觀民眾就問說:他作品是不是要表達人口太多,讓他覺得很有壓力?」

聽到兩名志工阿姨這麼閒聊著。

「這個是蛙式。啊這一張是溺水前,這一張是溺水後。」

幾名歐吉桑遊台灣型的中年男女,如此解讀<水中人>系列畫作。

「嘻嘻……他在幹嘛?!……」

兩名女生站在一幅畫作前竊笑著。
畫裏是一個嬰孩,他手握股間那形狀跟他年齡不相稱的雞雞。






二。

那天跑到羅東運動公園看職棒,回程已是夜裏,
好不容易繞完北宜公路,來到了新店,
看到一碗小羊肉還開著,便進去點碗熱呼呼的羊肉驅寒。

我正在用餐之際,一位店裏的阿姨走到我附近,
卻又不敢靠近我。

「我跟你說喔,你背後有一隻很大的蟲喔。」

所有的顧客都轉頭過來看我。

「你趕快出去把外套脫掉,那隻真的很大隻。」

我走到外面,看不到蟲在哪裏,抖也抖不掉。
店家唯一的男人---老闆看起來比較勇敢,
找了根長長的鐵絲,小心翼翼地往我背上撥了好幾次,
終於將蟲撥了下來。

這隻「很大隻」的蟲,
只是長度不到兩個小指指節的瘦弱毛蟲,份量只能當麻雀的小零嘴,
跟我想像中的「很大隻」有很大的落差。

「我剛從好山好水的宜蘭回來,身上有隻毛毛蟲也是很合理的。
大驚小怪的,台北人沒見過毛毛蟲?!!」

雖然很想這麼回應,但是我沒有。

「看過畫皮沒有?……」

我雙手伸向後腦勺,緩緩地將頭皮將兩邊撕下……。

我更想這麼做,但是做不到。



--

生活中有很多有趣的事可以做,

把自己丟給電視養是下下策。



--
Tags:

All Comments

推原po的簽名檔^^ 也不要把自己丟給電腦養XD

推:)

我喜歡 :)

推簽名檔 XD

推簽名擋~

推原po文,寫得既寫實又貼切表達自己的情感

推最後二句 很希區考克 XD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