〈沒了老伴之後〉中老年喪偶 日子這樣過 - 單身

Table of Contents

(因為喪偶而單身也是一種單身,很多人擔心如果單身到老是不是很可憐?
看看別人的故事,或許會讓更多單身朋友有更好規劃人生的方法)

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09/new/apr/15/today-family1.htm

2009-4-15

〈沒了老伴之後〉中老年喪偶 日子這樣過

文/丘引(寄自美國)



不論是中年喪偶,或老年喪偶,他們的生命空間應該是無限的寬廣,交異性朋友也好、再
婚也罷,或是喜歡一個人靜靜的過餘生,誰有權力對喪偶的人說不?

隨著壽命的延長,中老年喪偶的人增加了。喪偶的中年人,不論男女,似乎都得經過一段
時間調適,才能走出傷痛和活出自己的一條路來。



<New Life1>拍照旅行 日子很充實

我的鄰居林爺爺已經96歲,他的妻子在他五十來歲時走了。原本在法院工作的他,條件算
是挺好的,也約過一些會,那些約會對象看起來也不錯,但他一直沒碰到適當和有感覺的
對象,最後不知不覺的單身。時間一晃,居然也半個世紀了。

在半個世紀的單身時光中,林爺爺的生活因著興趣寬廣,並不顯寂寞。他幾乎爬遍百岳,
也旅行過二十幾個國家,還踏遍美國50個州。同時,林爺爺從小養成閱讀習慣,每日一定
要讀書,所以,他的心靈世界是豐富的。

在旅行時,林爺爺用心的拍照、紀錄,照片沖洗出來後,還將照片用日記方式記錄下來。
他的紀錄非常整潔,有詩意,也有寫意,單就閱讀相片和文字的紀錄,就讓人欣喜。

不只如此,林爺爺每天四點多就到植物園做運動。他自己研發一些對各器官有益的運動,
還天天趁運動時按摩臉,所以,即便他已經96歲,臉上還是少有縐紋。

二度單身的林爺爺,養成絕佳的生活習慣。數十年來,他自己燙衣服或做自己最愛的食物
。他不仰賴家人,也不推諉他人。他的生活自由自在。

林爺爺單身半個世紀,他的單身日記是充實的,沒有任何哀怨。



<New Life2>延續丈夫夢想 她自立自強

兒童小說家李潼在2004年因癌症辭世,享年才52歲。他的妻子祝建太在悲傷中選擇快速的
獨立和站立起來。

「李潼走之前要我趕緊學會開車,這樣我才可以開他的車。」祝建太在談到丈夫的遠見時
,還是有諸多的不捨。當然,她開始忐忑不安的握著方向盤,開始學習開車技術和認路。
「我的方向感不強,還常開相反的方向,但我還是繼續開車。」沒有放棄丈夫的期許,祝
建太讓自己活得更快樂。

在李潼走後,祝建太到宜蘭社大學習攝影,居然也走入攝影世界,並開了攝影展。因為會
開車,祝建太可以到處拍攝照片。路,也就愈走愈寬。

「我很大的任務是讓李潼的作品持續在書店出現,可以陪著小朋友和少年走過坎坷的成長
路。」祝建太懂得李潼的文學價值,她積極的投入李潼書籍的再版協助工作。

「因為幫李潼的書奔走,我認識更多人。以前李潼在世時,我不參與任何他的朋友或作家
或出版社的聚會。我躲在自己的塔裡。現在,我不得不這樣做,居然讓自己動起來,而且
愈動愈有成就感。認識的人一多,感覺還真好。生命變寬廣了。」祝建太說。

從祝建太儉樸的衣著和陽光的笑容,看不出她是喪偶者。她的每一天都是行動天,每天的
行程都是燦爛陽光。偶有不順,也不至於灰心喪志。



<New Life3>媽媽談戀愛 兒女支持

史帝夫的媽媽48歲時喪偶,她曾經悲痛過一段日子,但在一雙子女的感情支持下,也站了
起來。

不只站起來,她到65歲過世時,共交往了6個男朋友。

在感情世界方面,史帝夫很為他的媽媽開心。「喪偶後有男友,這是再正常不過的,我很
高興我的媽媽的感情世界沒有空白,我和妹妹都支持媽媽有男朋友。媽媽和男友分手,我
們也不介入,只是平常心對待。」

「在美國,女性喪偶再婚或交男友,就如同其他單身女人一樣,擁有相同的權力。既然媽
媽是成年人,她有權力做自己的決定。媽媽要交男友或換男友,要再婚或單身,我們做子
女的沒有意見,只要媽媽快樂就好。」史帝夫和妹妹羅利不約而同的說。

在辭世的兩年前,史帝夫的媽媽走入再婚的世界。

史帝夫的媽媽不只自己有男友,她還會和一雙兒女分享她的私密,如她和男友們之間的生
活。

史帝夫的媽媽生前一直是活躍的。對史帝夫和羅利來說,媽媽在喪偶的十幾年之間擁有6
個男友,「很幸運,媽媽得到快樂。」



<New Life4>受夠男人 絕不再婚

近90歲的莎拉,也在五十來歲時成為寡婦。在長達40年的二度單身生活中,莎拉也大方的
說,她共換過好幾個男友。

「我始終沒有再婚,對我來說,我的丈夫是世界上最好的情人,所以我願意把婚姻的那片
領域保留給他。但我的感情生活仍然多采多姿,畢竟我是活著的人,我得過每一天的日子
。」

相對莎拉,年齡接近的安妮塔喪偶多年,她卻走不一樣的路。

「我受夠了男人。我先是照顧公公20年,接著照顧臥病30年的丈夫,我的生命才八十幾年
,卻有50年在照顧男人,我受夠了男人。」這樣的生命比例的確叫人不勝唏噓。

不論是中年喪偶,或老年喪偶,他們的生命空間應該是無限的寬廣,他們有權力選擇自己
要走的路。交異性朋友也好,再婚也罷,或是喜歡一個人靜靜的過餘生,誰有權力對喪偶
的人說不?


--
Tags:

All Comments

我要向案例一&二看齊^^

推!

Related Posts